冷眼相看?另眼相看!

前期文章

2017年2月

「你们班的小文是怎样的人?」
一条问题,勾起同学议论纷纷,但老师手上的一堆彩纸,却把班上的冷漠气氛逆转了。

往下阅读V

「冷眼相看,不如另眼相看」是平等机会委员会平等共融微电影创作比赛的冠军作品。在影片开端,中一B班全体同学集合礼堂,听从摄影师指示:谁的钮扣要扣好、谁要站得更直、谁的头要伸出来让相机拍到。这天影班相,而班相讲求整齐划一、排拒逾越,所以班老师悄悄担心起来。她担心小文。

小文是怎样的孩子呢?同学们说:「全班最顽皮」、「每次都连累我们迟放小息」、「独食怪,不传球」。班老师却这样观察:别的同学对他视若无睹,装作看不到,反而令他更刻意骚扰,上堂大叫,转堂乱跑;连家长也投诉,不让儿子坐他旁。

影片里的小文在课堂上不是捣蛋,便是睡着,跟周遭气氛格格不入。 影片里的小文在课堂上不是捣蛋,便是睡着,跟周遭气氛格格不入。

虽说是戏剧,但协康会教育心理学家黄俊杰从小主角身上,看到很多SEN小孩现实中的身影:「可以是自闭症、可以是专注力不足过度活跃、可以是发展迟缓,不必专属一个类别。至于片中师生们的观感也很真实。」

然而,来自SEN小朋友的心底话,在现实中却不容易听得见。短片借小主角的作文来交待:如果我有一位好朋友,希望他会跟我聊天,在我做错事时替我向老师解释。

黄俊杰说,SEN小朋友一样需要朋友,只是不擅表达,交友方式常常没带来好结果,「这也造成很多大人的盲点,觉得这些孩子『曳』、不守规则,失去了解他们的动机,也无法引领别的孩子去认识他们。其实他们每个行为背后都有话想说,只是说不好。」大人要停一停想一想,不误读为恶意,不认定为搅破坏,事情才有转机。

然而,怎样引领其他孩子认识SEN的特殊需要?日常生活里又怎样处理SEN这标签?

小文的作文描述了他心目中的好朋友:「在我做错事情的时候替我跟老师解释。」 小文的作文描述了他心目中的好朋友:「在我做错事情的时候替我跟老师解释。」

「虽然SEN孩子跟其他人有不同,但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,譬如都想认识朋友,都想放小息买零食。过度强调某些孩子的不同,也不是好事。」黄俊杰道:「从另一方面看,人不是都能用标签来分类的,有些标签还可能成为孩子间开玩笑的材料。所以,除了引领同学认识个别孩子的特殊需要外,我们也该强调每一个人都是独特的、人人有不同需要,从而淡化标签效应。」

无奈的是,本港的教育制度对个人行为的要求,着实为难了SEN孩子。 「我们很强调集体,很着重守规,希望每个人都达到相同标准,却很少尊重或欣赏差异,从另一个角度去接纳SEN孩子。」他说,每个制度都有自己的一把尺,但香港那把无疑太窄了,必须拓得更阔更多元,才能让孩子发掘出更多人生的可能。

老师怀里的一箱彩纸,助孩子对SEN同学换了看法。 老师怀里的一箱彩纸,助孩子对SEN同学换了看法。

回到「另眼相看」那短片。影班相期间,小文不安份地乱抛纸屑,班老师的担心终于出现了,但她心生一计她跑到教员室掏出一堆彩纸,回来让孩子每人抓一把一起抛高,拍下最缤纷的班照。不论是SEN还是非SEN,孩子们都笑得乐呵呵。彩纸没有魔法,魔法来自我们自己开阔了想像,转换了看法。

前提是别只顾着冷眼相看。

撰文:苏美智

前期文章

联络我们

如有任何查询或意见,请填妥下列表格,再按「递交」,我们将会尽快回覆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