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2月

那些障碍赛上的同行者

前期文章

成长路本来就是一场大历险,可是自孩子确诊有特殊教育需要后,摆在爸爸妈妈面前的旅程又添上更多不确定,还未算上一张张陌生面孔、一个个似懂非懂的职称……特殊幼儿教师跟一般老师有何不同?言语治疗师为何一味跟孩子玩玩具?为什么教育孩子要劳动「职业」治疗师?什么时候才要见教育心理学家……?

这些人其实都是援兵,会陪伴家有SEN孩子的家庭,迎向前面的成长障碍赛。既是伙伴,就要多认识了。这次我们访问当中四个专业,从了解开始建立互信,一起为孩子努力。

请选择你想多认识的
专业同行者

言语治疗师

SEN孩子的语音侦探

言语治疗师为何一味跟孩子玩?

其实不只言语治疗师,各种治疗专业都爱和孩子玩游戏。因为游戏最能让幼儿乐在其中,积极参与训练。所以优秀的治疗师常常也是「大玩家」,投孩子所好,把游戏玩得好玩又有意义。

言语治疗师关注孩子的语言沟通能力,包括表达、理解、扣音(即发音)、口肌和社交能力等,而0至6岁是语言发展的关键期,评估和训练需要及时开始。 「很多家长以为,幼儿未开口说话,什么都做不来,其实不然。即使未有言语的幼儿,也可以从语前技巧看出端倪,可以开始学习。 」圣雅各福群会乐宁儿童发展中心言语治疗师郑家雯说。

说话之前也有技巧

语前技巧指学习语言前先要具备的条件,包括

模仿能力:小朋友有观察和模仿妈妈发出的声音吗?
轮流技巧:别人说话时,他会先停下来聆听吗?
沟通动机:一般来说,沟通动机与生俱来,譬如婴儿会用哭声来呼唤大人照顾,但自闭症孩子却不然,很少甚至不会主动沟通。
象征性游戏技巧:乍听很深,其实指孩子是否懂得假想游戏。至于0至1岁婴儿未有玩玩具的意识,治疗师会观察他们看到实物能否联想用途,如用奶樽饮奶、用梳来梳头等。

郑家雯解释,有些父母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已经感到不一样,那些不一样大多关乎语前技巧。譬如看到饼仔,孩子会尝试「依依呀呀」表达想要的欲望,还是伸手就抢?这些表现可能指向不同的症状,譬如两岁前的自闭症小朋友,眼神接触已经明显较弱;唐氏综合症小朋友的语言发展虽然较慢,但是沟通动机足够。

抽丝剥茧找肇因

对于发展比较慢的小朋友,言语治疗师的任务是找出可能肇因,针对性地助他们追回同龄水平。那是一个抽丝剥茧的过程,除了标准化评估外,言语治疗师还会观察小朋友的现场表现,包括对环境的好奇心、亲子互动、查询家长孩子在其他群体中的表现等。

「有些孩子咬着奶嘴来,我们会察看他嘴边的肌肉有没有松弛?唇边有否流口水?也会了解他们的饮食习惯习惯吃饭还是粥仔?餸菜剪得很碎吗?因为这些都会减少小朋友练习口肌的机会,影响发音。」

郑家雯希望小朋友懂得,说话不单是为了方便拿东西,还可以分享、交流、抒发情绪。

郑家雯的百宝盒里有玩具、图咭和大小形状不同的牙胶等。课堂上,她掏出煮食炉玩具与孩子玩,鼓励她反覆练习句式,例如「夹肠仔落碟度」、「夹面包落碟度」。每节言语治疗都有特定目标,如学习某个音节或句式,除单对单训练外,也可以因应小朋友的发展和性情,安排几个程度相若的一起上课,为日后的友侪互动做好准备。

「我希望他们明白,语言还可以用来分享感受、发表意见等,不会只在问别人拿东西时才说话。」郑家雯说。

家长是训练拍档

郑家雯鼓励家长观课,说穿了,家长实在是训练的一部分。 「我们一开始会提醒爸爸妈妈,要有参与训练的心理准备。因为无论课堂如何密集,孩子面对治疗师时的表现多好,回家后若不练习,就无法巩固所得,更不能应用到日常生活上。」

言语治疗与其他帮助SEN孩子的专业一样,都需要与家长同行,但是有些训练环节,又比其他专业更需要家长参与,譬如怎样用口语提示小朋友说出句式?牙胶该放在哪个位置才准确?这些都很难在电话里沟通清楚。

「父母陪同,会明显加快孩子的进度。爸妈在课上学了技巧,回家后可以与孩子练习,并且融合生活灵活应用。至于练习时倘若遇到困难,也可以回来告诉言语治疗师,让我们修订建议,或者改用其他游戏来增加学习动机。」

不过,郑家雯和很多言语治疗师都观察到,近年观课的家长愈来愈少,外佣却愈来愈多,「外佣有口音的话,我不建议由她们陪同,那样只会令训练更困难。」

实践「无痛家居训练」

今时今日在香港,家长压力大请假难,而且下班回家照顾小孩已经够累了,还要参与训练? 「我知道对家长来说,挺残忍的。」

自从郑家雯成为一对幼儿的妈妈后,她更明白「无痛家居训练」的重要,最好是设计能融入生活的练习,譬如和家人边吃饭边轮流讲:「夹猪肉落碟度」、「夹鱼鱼落碟度」;又或者请爸爸抱起小孩玩空中飞人时,记得问「你想玩几多次?」,提示孩子用完整句子回答,边玩边练。至于实在很难请假观课的家长,郑家雯建议至少尝试每月来一次。

各种牙胶有不同的摆放位置,电话里很难讲清楚。郑家雯明白家长生活压力大,但仍然希望他们尽量每个月来上一次课。

当上言语治疗师这么多年,郑家雯有不少印象深刻的个案。她遇过一个五岁小朋友,初来时口齿伶俐,但发音很差,广东话十九个声母中,他错十五个,但十堂后竟然都学会了。 「他的生理条件正常,吸收力强,妈妈也勤力。我们边玩边练习『si si』音,孩子乐在其中,也不介意被纠正,所以进度很快。」

也有令人心痛的例子,曾有两岁小朋友接受评估,治疗师很快就从眼神接触和互动方式,看出他有典型的自闭症征状,但爸爸妈妈似乎不太接受,没有留下来接受训练。一年过去,小孩竟又回到中心,却因为期间没跟进,情况没好转之余,也错过了一些时机。

「有些家长觉得,孩子上学后自然学懂说话,或者男孩子晚一点才说话没相干。这些说法未必错,但要注意差距倘若发展迟缓的程度超过半年,别人说句子时他还在说单字,我们就要注意了。」郑家雯说。

撰文:苏美智
摄影:晋平安
插图:Sarene Chan

继续了解更多专业同行者

特殊幼儿教师

SEN家庭好伙伴

特殊幼儿教师跟一般老师有何不同?

特殊幼儿教师也是幼儿教师,但是因为SEN孩子的发展障碍,特殊幼儿教师必须掌握更多相关知识,更有弹性地处理特殊状况,同时与家长紧密同行,贴身支援每个家庭的成长。

「有人说特殊幼儿教师是良心的工作,因为小朋友不懂得投诉,不会向妈妈说今日老师什么都没教,又或者老师偏心。所以一定要有心,然后才是技巧和知识。」协康会高级幼儿教师谭淑明说:「而且这工作准会遇上各种挫败,有心才撑得住。」

是照顾还是教学?

谭淑明从前是特殊幼儿教师,现在是培训教师的导师。今日特殊幼儿教师的专业得到认同,但回首八十年代初入行时,连谭淑明自己也满脑子疑惑。

「当年我们的英文职称是『幼儿照顾员』 不是『教师』,我天天喂食、协助上厕和安顿睡觉,自觉在凑仔,根本谈不上教学。而且那时还未有治疗师团队,全部靠自己摸索。最深刻一次,我无法把一个八、九岁的男孩从轮椅移上座厕,被他用粗口大骂。」

头半年她天天念着要辞职,直至遇上一位有心也有要求的导师,带给她很多冲击,「我在那时开了窍」,谭淑明说。她依然记得对方强调的理念:教师是专业,要尊重自己的专业。

专业有知识有方法。而特殊幼儿教师就在这基础上,摸索出最合适的实践方式,来帮助眼前每一个独特的孩子。

看到钱币的两边

「我们中心有一半小朋友患自闭症,他们的性情就像钱币两面︰从坏处看是固执,从好处看是守规矩。只要搭出一条好的『火车轨』(课堂常规),他们会跟着走。这样既能省时间,也让孩子更了解我们的要求。」

譬如怎样请小朋友收拾玩具上课?中心的老师试过林林总总的感官提示,打钟、打鼓、举牌提示⋯⋯但理睬的孩子只有小猫三四只。就在泄气之前,他们借用结构化教学法(TEEACH)的概念,时间一到,就请小朋友看时间表,然后神奇的事发生了︰八成小朋友慢慢学晓各就各位,乖乖排队上堂。

特殊幼儿教师要用心看懂孩子的性情,像自闭症小孩,从坏处看是固执,从好处看是守规矩。

但谭淑明坦承,即使经验丰富,也有走漏眼的时候。

「我们中心的男女厕只用间隔分开,有新来的小男生总是不肯入男厕。那次他一手推开女生冲进女厕,我用身体拦住,他就尖叫,把我推倒。」小男生没事,谭淑明却撞到头,但她最懊恼的不是受伤,而是自己失策,「我不该跟小朋友拉扯」。那以后老师们仔细观察,终于有发现:小男生每次进厕所前都会停下来张望,后退一步,才一个箭步冲入女厕。怀疑是男厕顶上的风扇让他害怕了。

「很多自闭症小朋友都敏感,可能是听觉、触觉、温度,或嗅觉⋯⋯他们说不出来,大人只能抽丝剥茧去找,尝试明白行为背后的原因。除非有危险,否则大人不要轻率采取行动。」谭淑明说:「后来男孩入厕所前,我们都关掉风扇,再配合图咭教他,慢慢便没事。」

有血有泪的社区适应

中心有些孩子对外出有严重不适应,所以引导他们走出社区,也是特殊幼儿教师的工作之一。 「有一个五岁的小朋友,一出街就大发脾气,爸爸妈妈根本无法有正常的亲子时间和生活。」家长说,多年来儿子的新鞋都是大人度好尺寸代购的,于是老师订定训练目标:把他带进鞋店,亲身买鞋!

1

对一些孩子来说,买鞋可不是掏了钱包就可以出门的事情。老师先在堂上为小男生做预备,然后锁定附近一家鞋店为目标,每周带孩子去三次。最初由谭淑明和另一位老师陪同,待建立了常规,再邀妈妈一起去。因为日后要带孩子出门的,始终是家长。

2

原本进行得挺顺利,但有一次孩子突然发脾气,躺在地上乱滚乱叫喊,三个大人得合力把他抬回中心,狼狈非常。谭淑明关心孩子妈妈的情绪,但妈妈连说没事:因为比起过去一个人在大庭广众前应对发飙的孩子,这次不孤单。

3

三大一小抖擞精神,又坚持了几个礼拜,进进出出鞋铺很多很多回。后来小男孩一进鞋店便熟络似的喊话:「我返嚟啦!」教大家忍俊不禁。说穿了,带SEN孩子做社区适应训练,必须厚着脸皮,因为被厌恶是常事,谭淑明就曾被老板驱赶,投诉影响生意。但鞋店那次很幸运,售货员笑着回答:「是啊,小朋友你又返嚟啦!」

4

最后小男生成功了,生平第一次用自己双脚试新鞋子,妈妈赶紧买下来。

「我看着,真的好高兴。」谭淑明笑说:「过程中花了很多时间,很辛苦,而且好像不怎么符合成本效益,但能够与家长贴身同行,终于克服孩子的一个障碍,是很大的回报,很深刻。」

同行必须信任

同行必须信任。但谭淑明坦言,这是特殊幼儿教师工作中最难的部份,而且似乎愈来愈难了。

这几年,她感到家长愈来愈焦虑。有时候,孩子只是回家后吃得比较多,家长就来电话查问。 「他们怕照顾得不好、怕偏心,也怕老师派出的功课不够多,有时很不客气。我常常要协助同事平衡心态,尽快处理不好的感受,因为翌日那家长又会站在面前。他们其实不是针对老师,只是处于很不如意的状态。」也有严重依赖至近乎失能的家长,把生活中事无大小全部带回学校问老师,「像在大海中抓住水泡,很惶恐。 」

课室摆放各种有关情绪和抽象概念的图咭,帮助小朋友表达。

中心每年为新生家长开简介会,谭淑明看到眼前一张张新面孔,全部都沉重,「我看着他们,有很深的感慨,因为没有一个看起来是满心期待的。这里不是把前路都铺好了的名校,家长很无奈地走进来,有些还挣扎着未肯接受。也有孩子入学时已经五岁,在别的幼稚园累积了很多挫败经验。这些负面感觉,很容易会被投放到前线同事身上。」谭淑明尽量帮助同事维持对家长的同理心,感受他们的艰难。

「所以说,我们不能够一开始就期望信任。信任是结果,是要努力争取回来的。」犹幸是,老师的用心终归会被看见,毕业时总有很多感谢和不舍。谭淑明说着,笑了起来,「要不是这样,老师们挨不下去的。」

聆听家长的声音

她希望家长听得到的是:除了很少数的极端例子外,特殊幼儿教师都是专业的,请努力尝试沟通;有疑惑的话,摊开来说,不必担心老师会因此不喜欢你的小朋友,这样彼此之间才容易建立信任。至于教师也要不断充实自己,并且听到家长的声音,理解他们的处境因为这场亲子障碍赛从来不易走。

「如果孩子经评估后,获派入读特殊幼儿中心,我明白家长一定会很挣扎,但我还是建议他们先让孩子进来,接受整个团队的帮助。学龄前是重要的学习阶段,如果孩子真有潜力,早入早出,总好过因为拖延而影响进度。」谭淑明说。

撰文:苏美智
摄影:晋平安
插图:Sarene Chan

继续了解更多专业同行者

教育心理学家

在背后为SEN孩子发功

什么时候见教育心理学家?

SEN家庭在日常训练中不常见到教育心理学家,但教育心理学家其实一直在背后出力。他们帮助大人明白孩子,同时鼓励大家多走一步,一起改善小朋友面对的系统,包括学校、家庭和友侪等。

「接受训练时,老师告诉我们,不要因为喜欢小朋友而做教育心理学家,那样的话该做教师,跟孩子天天见。教育心理学家大部分时间不是接触孩子,而是孩子身边的人,我们要喜欢跟老师和家长相处,帮助他们明白孩子,并且改善小朋友面对的系统,包括家庭、友侪和学校等。」协康会教育心理学家姜源贞说:「心理学相信,小朋友都是独特的,各有自己的需要和宝藏,我们要做的是帮助他们实践自己,最终融入社会。」

姜源贞口中的教育心理学家必须有一种前瞻性。以一间幼儿训练中心来说,教育心理学家主力调整课程方向,设计有实证基础和符合小朋友需要的课程;从外面学习最新的治疗方式,与前线同事研究如何实践才切合本地文化,并且回头培训更多本地老师。

因此,SEN家长和孩子在日常训练中,不常见到教育心理学家除非情况有点复杂,「包括学习进度停滞、出现焦虑情绪,家中发生不幸等,我们可能在社工邀请下,一起见个案。另外,如果小朋友即将进入另一阶段,如升读主流小学前,我们也想见见他,了解进度。」

鼓励老师多走一步

教育心理学家在融合教育的实践也担当要角。有一段日子,姜源贞代表所属机构成为小学的驻校心理学家,每周回校开会,与老师沟通SEN孩子学习上的种种,「老师已经知道自闭症谱系障碍和读写障碍等症状,但未必明白个别需要和困难,而且有些孩子需要克服的,往往不只单一症状。我们得逐一检视,鼓励老师在惯常方式外多踏一步,看清楚现有的支援策略是否真的能帮助这些孩子。」

学校会为SEN同学设立「个案会议」,教育心理学家常常参与其中,深入讨论每个小朋友的学习进度。姜源贞发现,老师往往很在意有专注力不足/过度活跃症(AD/HD)的孩子要尽快接受医生评估,早日服药;但她提醒,药物只能处理孩子部分问题,即提升大脑功能到接近平均水平,老师依然不能忽略调适课堂安排,如邀请(而不是惩罚)AD/HD小朋友坐前排,以及把学习过程分拆成不同步骤,让学童以小步子完成要求等。

小操作改变课堂气氛

姜源贞明白,面对紧迫课程,老师心力有限,但有些安排不单让SEN孩子受用,还能一并惠及班上所有同学。譬如把课堂指令说得更清晰,放小息后花点时间请亢奋中的同学在位子上做小运动,一起收拾心情上课。老师还可以预备一些小奖章,每次巡视时看到同学坐得好,就轻轻放一个在他桌上。重点是争取机会奖励好行为,而不是待坏行为出现后才责罚。如果看到SEN孩子实在难以安坐,邀请他出来示范良好坐姿,也是一种软性提醒。

老师可以用一些小操作来改善课堂气氛,重点是争取机会奖励好行为,而不是待坏行为出现才责罚。

「重要的是,不要常常标签SEN孩子做得不好,把坏事情都算到他们头上。那样只会令他们更容易被友侪排斥,事无大小被投诉。我们要改变课堂气氛。」

她最深刻的学生个案,是一个有多重发展障碍(自闭症谱系障碍,专注力不足/过度活跃症,焦虑症)的学童,他喜欢玩开关制,被骂时嬉皮笑脸,而且愈玩得厉害这样的孩子最容易成为老师痛恨的对象。

「家长向我们求助,因为孩子从学龄前已经在我们的中心接受训练。于是我们约学校开会,解释他的脸部表情和情绪可能不搭配。他其实是焦虑,而且愈挨骂就愈焦虑,也更容易重复冲动行为。想深一层,他其实是没有解决问题的技巧。」

在老师和家长之间

那次会议有好结果:老师尝试从另一角度看孩子,而学校的校本心理学家亦接手支援,教导孩子好好表达情绪,预防冲动行为。但姜源贞指出,这类咨询必须小心处理,否则容易被误解。

姜源贞请家长记得,他们比专家更熟悉自己的孩子。

「有时家长以为,心理学家只要跑到学校说一句话,老师便要听。老师偶尔也会以为,家长找来的心理学家只会为孩子说好话。其实不然。无论找我们的是谁,教育心理学家的专业都要求我们从小朋友的福𧘲出发,用实证来解释自己的建议,并且协助沟通老师要明白小朋友,家长也要明白老师的苦心和限制。」

姜源贞还希望家长明白:专家的角色是协助家长厘清小朋友的状况,分析处境,提供知情选择,而每一个决定都有它可取和不可取之处,「我们不能代替家长下决定,因为家长比我们更熟悉自己的小朋友。」

撰文:苏美智
摄影:晋平安
插图:Sarene Chan

继续了解更多专业同行者

职业治疗师

为SEN孩子的感官解码

为什么教育孩子要劳动「职业」治疗师?

职业治疗的概念是以人为本,帮助病人建立生活角色所需要的独立能力,提高生活质素。如果放在SEN小朋友身上,那些能力主要包括学习、游戏和自我照顾等。治疗师会透过活动(很多时候是游戏)来帮助孩子,改善他们的生活质素。

甫进入游戏室,孩子便兴奋起来,朝颜色鲜艳的大滚桶冲过去。我退到门外,银铃般的笑声依然一浪接一浪,不禁想:如果天底下的学习都能这样快乐⋯⋯

明爱学习与成长支援计划职业治疗师邹秀丽笑说:「以五级来算的话,刚才的笑声只属三级。」她一顿后补充:「不过这房间传出来的不一定是笑声,有时是惊喊,因为有些小朋友见到这些设施不会兴奋,反而害怕,甚至连房也不肯入,拉着爸妈要离开。」

反应极端缘于感觉统合

孩子反应极端,关乎我们常常听说的「感觉统合」:身体布满各种接收器,不断接收来自环境和身体之内的讯息,非常庞杂,必须经由大脑进行组织分析,我们才能正确地认知周围的环境,以及自己的位置和动作等,并且适当地作出回应。

过程中任何一个环节出岔子,譬如接收的讯息太多或太少、讯息解读出错,那人对环境的理解便跟别人不一样。所以即使坐上同一个瑜伽球,有些孩子乐开花,渴求更大的感官刺激;有些却感到自己危坐崖边,脚下就是深渊,不狂呼救命才怪。

「行为是大脑功能的反射,我们可以透过观察小朋友,再配合感觉统合理论,去推想他们的大脑功能。」

从小手触碰泥胶开始,身体已在接收讯息,这些讯息会由大脑整合,让我们作出合适回应。感觉统合障碍便是在这过程中出了岔子。

有些小朋友在幼儿阶段表现正常,可是上小学后遇上新要求,便开始在不同范畴出现问题,包括学习表现、与同学的相处、生活常规的解难能力等。他们有些被确诊专注力不足/过度活跃症、自闭症、或读写障碍,但有一部份始终未被诊断,属隐性障碍。

「他们上课时坐不定、常常写错字、成绩落后,容易被误会为不用功。这对小小心灵造成压力,有的甚至会在心中反问『我真的有努力去试,你们到底想我怎样做?』挫败驱使他们留在安舒区,错误适应出一套面对困难和批评的方法,譬如『不做不错』、『做了也没用』等,影响日后发展。」

邹秀丽说,职业治疗师的其中一项工作,就是让大人明白孩子的处境:他们感到的,原来不是我们所以为的;他们所承受的,可能比我们想像的多。

你知道他们真正的感觉吗?

坐瑜伽球不是超好玩吗?她却感到⋯⋯

自己像坐在悬崖上。

总是难以安坐,因为⋯⋯

他无法正确接收来自环境和身体之内的讯息,会不自觉地扭动、摇腿,或把玩触感强烈的物件,来维持专注力。

握笔用力得手指起茧,可能是因为⋯⋯

他无法正确感应笔杆和自己的力度,就像隔着厚手套摸钉子,只能更用力,希望感觉得到。

每次排队都烦燥不安,原来⋯⋯

感觉统合影响了他的社交距离,别人认为合适的,他却感到威胁,引发「战或逃」的机制。

明白后,就要对症下药。以错误执笔为例,职业治疗师可能会和孩子玩触感强烈的东西,如剃须膏、面粉团和泥胶等,试图增加手部的触觉刺激,打破和大脑之间的沟通障碍。至于写字认字较弱的孩子,传统方式如反覆抄写不能有效地帮助大脑建立文字系统;他们可能需要更多感官协助,例如砌泥胶字和空中写大字等。

寻找每个人的「阅读之钥」

因为人人的「阅读之钥」都不同,有人偏重触觉、有人需要更多颜色、有人用动作辅助,职业治疗师会透过多感官文字拆解活动,与孩子一起寻找合适的钥匙,启动他们独立学习的能力。过程不容易,而且必须与时间竞赛,及时打好基础。因为升上高小,学习模式便会由learn to read(学习阅读),进阶为read to learn(透过阅读来学习)。

「好消息是一旦找对『钥匙』,这些孩子常常进步神速,他们每一个都是宝藏」,邹秀丽说。

很多家长因为SEN孩子的学习尤其是抄写困难找上职业治疗师,但邹秀丽澄清,职业治疗师的工作不只是改善抄写能力。 「不同生活角色在自理、工作及余闲几方面,需要不同的能力,职业治疗师会以人为本,进行适切评估,了解他们做不到这些事情的原因,再设计相应的治疗活动。」

不要小看游戏!

转介见职业治疗师的小朋友会接受评估,包括小手肌、眼睛协调、专注力、视觉认知技巧、感觉统合发展等。至于小朋友要提升的独立生活能力,「自理」包括自行进食和如厕等,「工作」主要指小朋友作为学生的重要任务,包括学习、写字和自我管理,「余闲」就是游戏。

邹秀丽希望SEN孩子的家长明白,自主游戏对小脑袋建立感觉统合尤为重要。因为这时孩子才是真正的「话事人」,在好奇心引领下迎向新挑战,发展出更复杂多变的适应动作。何况游戏会带来正面经验,快乐的感觉累积下来,对自我效能感、动机和情绪管理都有好效果。

SEN小朋友需要游戏来输入更多感官讯息

「很多家长误以为小朋友上小学就要从日日有得玩,突然变成天天温书写字。这样,无论是对孩子抑或急速成长中的脑袋,都是很大的适应。其实感觉统合的基础打得好,对逻辑思考、组织及计划管理、专注力和自我调节功能都有帮助。八岁前是大脑发展的关键时刻,错过了的话,日后再要建立基础功能,只会事倍功半。」

但邹秀丽明白,SEN家庭要在繁忙生活中平衡小朋友的学习、训练和游戏,并不容易,所以职业治疗师也要成为有同理心的专业,与家长、老师和小朋友建立互相尊重的沟通模式,彼此舒服地表达想法,这样才能因应对方限制,订立最适切的治疗建议。

撰文:苏美智
摄影:晋平安
插图:Sarene Chan

继续了解更多专业同行者

前期文章

继续了解更多专业同行者

联络我们

如有任何查询或意见,请填妥下列表格,再按「递交」,我们将会尽快回覆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