坐不定就是AD/HD?

前期文章

2017年4月

「做功课坐不定就说有病,打机坐定定就没问题,哪里是AD/HD?」据说这是很多家长发飙的原因:觉得孩子非不能也,实不为也,还不是曳吗?究竟专注力不足/过度活跃症(AD/HD)的诊断是怎样来的?如何理解孩子坐不定这行为?了解后又可以怎样帮助?

专家这样说⋯

协康会教育心理学家黄俊杰说,偶尔坐得定不等如没AD/HD,尤其不能只用孩子玩乐时的表现作准。其实只要多观察就能发现,即使是玩乐,AD/HD小朋友也比同龄孩子更难维持专注力。但他指出,电子游戏跟一般游戏又有点不同,因为那些游戏画面持续不断的变化,根本就是对专注力的大刺激。

评估涉及三个范畴

他指出,AD/HD评估的资料来源有三个方面,包括医生或心理学家的临床测试,以及来自学校和家庭的观察。诊断有明确准则,除了坐不定,还有不集中、容易冲动、说话太多等,这些表现必须在至少两个生活情景(尤其是学校和家庭),至少持续出现六个月,并且排除因适应问题而导致的异常情况。

「譬如初升小学,我们很难期望小朋友长时间安坐,那些不集中的表现会随着时间慢慢改善。假如小朋友不是偶一为之,而是经常在堂上不自觉地左摇右摆,走出座位,兼且不同科目的老师都有类似观察,才能算进去。」

至于在不同活动中展现不同程度的专注力,有乐趣的兴奋投入,反覆背诵的想逃说穿了,不也是人之常情吗?黄俊杰说,AD/HD小朋友在这方面的表现更明显,而大人能为他们做到的,就是因应这特性来调节学习方式。

调整学习方式增强成功感

「例如预习默书,我们可以提早开始,分开几日,每次用十五分钟来完成,那么小朋友便可以更快看到收获,也更容易得到成功感。

「在学校,老师一般会让AD/HD的孩子坐在较前位置,方便照顾提醒,每隔一段短时间更会用活动和提问,了解小朋友是否掌握课堂内容。至于升上高小的同学,可以教导他们边上课边做笔记,透过文字和图画来自我提醒。因为图像提示也能帮助小朋友自我管理。」不同小朋友适合不同方法,但黄俊杰请大人记住一个重点:不能独沽一味只用说话来提醒,更加不能只是责罚。

「一味责罚会令小朋友觉得父母和师长不明白自己,我们要让这些小朋友知道,大人正努力尝试不同的方法来帮助他们,这才能巩固我们之间的关系。这很重要:沟通关系一旦破坏了,所有努力都不会有效果。家长要调整期望,跟孩子一起想办法。要相信,随着成长,小朋友也想努力做好自己的。」

有关药物治疗AD/HD,黄俊杰说,根据目前的研究文献,最有效的方法依然是药物和行为治疗双管齐下,但每个个案情况不同,视乎医生诊断。家长和老师必须理解的是,药物不是万灵丹,必须配合调整教养/教学方式。而报道指有家长误以为药物是「聪明药」,没诊断也要求服用,黄俊杰直指不智,「我很惊讶竟然有人有这种短视的看法。如果没医生建议,服药可能对孩子有坏影响,也向孩子传递了一个坏讯息:不必努力,只靠药物来达到目标​​,这样对他们建立自信心没有帮助。 」

说到底,有AD/HD还是没有,相信小朋友,也是大人要学的一课。

撰文:苏美智
插图:淡水

前期文章

联络我们

如有任何查询或意见,请填妥下列表格,再按「递交」,我们将会尽快回覆,谢谢!